长沙的证券投资咨询公司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五百二十六章 无拘无束读书人

作者:惊雀鸦字数:2762更新时间:2020-05-07 14:50:17
    诸葛尘轻轻摇头,在与千岁道谢之后又重复了一声道歉。

    没想到千岁也豁达的很,只是爽朗的笑了笑,旋即开口说道:“不必如此,既然不能成为师徒,只能说咱们两人的缘分未到,没什么值得愧疚的。而且我也不敢保证自己能够在接下来保住自己的性命,万一我真身死道消于此的话,你不是我的徒弟,没准还会是一件好事。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我从来都这么认为。”

    一阵无言过后,清月叹出一口气,摊开双手,就这么静静的看着诸葛尘。

    白衣揉了揉自己的眉心,并没有在意清月的目光。事实上他真正纠结的还要数接下来要面对的危机,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一样的道理。身为异数的他,想要在漩涡当中生存下来,何止一个难如登天?不仅仅是青山道人觊觎着他的精血,想要以他破开梦国境内的屏障,打破老天爷的束缚。就连与青山道人一样走在仙家修士道路前方的另外几人,同样也有着这一打算。千岁倒还好说,不像是要将他赶尽杀绝的性格,到时候最多也只是索要一缕精血便可。可剩下的人呢?

    毕竟贪心不足蛇吞象。

    那九条金纹,放在如今的江南水乡,也只能落在他们这五人之手,才算是有了归属。换做是凡人,哪怕同样身为仙家修士,一样难逃被斩杀的结局。

    “看来那位老天爷的心肠,还真是狠毒啊!如此行事,缜密不必多说,而且更像是养蛊的手段。最后能够超脱而出的只有一人,剩下的都会化作那人的垫脚石。”诸葛尘盘算着自己心中所知道的一切,步步推敲,而后轻声说道:“既然如此,我在这里面又扮演着怎样的角色呢?他们神仙打架,于我这个连记忆都已经失去凡人何干?”

    他摇了摇头,似乎是要将脑海当中的杂乱想法清除。但终究还是因为缠绕在心境当中的忧愁太多而作罢,看了一眼桌上酒壶,诸葛尘伸手取了过来,但还没等为自己倒上一杯的时候便被清月一巴掌打在手腕上:“现在还喝,不要命了?”

    诸葛尘悻悻然的将酒壶放在桌面,缩回了手,无可适从的东张西望。

    看着眼前一男一女的两个年轻人,千岁呵呵笑着,又开始乱点起了鸳鸯谱。皇宫外的人有所不知,朝堂之上各家官员当中的联姻,有许多都是千岁在幕后推波助澜的。甚至是年少皇帝的赐婚,也得需要他的参与,才能够顺利尽兴。因此千岁在梦国文武百官只见,也有一个月老的称呼。只不过这当然不是说千岁的红绳牵的有多么好,纯粹是一个代表了晦气的意思。

    只不过千岁对此并不介意,既然连自己的喜好都已经满足了,放任别人去骂几句,有什么不妥?

    “你们两个,在我眼中,当真是合适的厉害。若是我还能活着回来的话,就由我来操办你们两人的事情吧!”千岁看着诸葛尘与清月,等待着两人的答复。虽然他说的云里雾里,但三人都不是不经世事的孩童,自然知道他的意思。

    清月低下头去,羞涩的说不出话来。但凡她只要抬起头来,便能看到脸颊上两抹醉人的酡红。

    而诸葛尘则干脆的说道:“前辈这是干什么,我与清月不像你想得那般。而且虽然我已经没了从前的记忆,但隐约间……还是记得我是有心爱的女子的。”

    “倒是我没有考虑到,那就不说这些了。快去收拾好你们的东西,我就不与你们继续闲聊了。算着时间,那几人如今应该已经来到江南水乡这边了。水乡最北处,有一座羽化台,只有在那里取得九条金纹,才能够真正破开天地束缚。我们这几个老东西,应该都会不约而同的赶去那里。”千岁缓缓说道,邀请两人:“不妨一同上路?”

    以目前的形势来看,这确实是最好的办法,毕竟若是青山道人在羽化台将九条金纹尽数收入囊中,放眼整个梦国,都将沦为他的地盘。到时候诸葛尘才真是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到不如放手一搏,与千岁一同前往。

    诸葛尘重重的点头说道:“我信得过前辈您,愿意与您一同前往。”

    ……

    这一路上,左一春丝毫没有放松警惕,时刻留意着青山道人的动向。若是真被他抓住了机会的话,自然会选择果断出手,取走青山道人的性命。

    只不过青山道人早就是一位老江湖,沉积多年,心思深沉的早就活成了一个人精,自然不可能留下破绽给左一春。但万没想到,在路途当中,竟然是青山道人率先出手,在夜幕阴暗当中,一拳打在了左一春的胸膛上。虽然不是什么重伤,但两位顶尖的仙家修士厮杀,往往差的就是这时候的一点半点状态。所以左一春只能隐藏在水乡当中,摄取古书当中的文字画地为牢,隔绝了自己与外界的一切配资开户 。

    说到底还是左一春行事正派,时时刻刻秉承儒家礼节,竟然犯了天大的错误,相信了鬼话连篇的青山道人。这才在全无防备的时候遭到偷袭,沦落到了如今被动的境地。不过他也自信,以青山道人的手笔,是无论如何也找不到他的,毕竟他们五人各自有自己擅长的领域。而青山道人的短处,便是寻觅别人的踪迹。就连叛出山门,私自带着诸葛尘下山的清月,他也得靠着在对方体内留下的禁制才能够找到。更别说手段繁多,如今不曾泄露出自己的气息,只是安静养伤的左一春了。

    只不过经过了这么一耽误,左一春到达羽化台的时间,可就要比另外四人晚上几天了。不过问题不大,反正金纹已经被他当作书签,夹在了古书当中。他不入局,其他人只能苦苦等着。

    坐在依依杨柳下,小桥流水旁,心境空灵的左一春缓缓起身,在这座村子当中闲庭信步。路过一处私塾,他便站在窗边,看着屋中的孩童。他们当中有的如痴如醉的看着手中的典籍,有的因为顽皮,正在与自己身边的伙伴嬉戏。而其中一名孩童却显得格格不入,畏畏缩缩的坐在角落当中,拿明亮的眼神打量着众人。当落在左一春这个陌生人的身上的时候,连忙挪开,像是犯了什么错误一样。

    之所以会这般关注这个孩童,还是因为触景生情,左一春的曾经,便与这个孩童一般,孤独但早慧。不愿读书,只是因为书中字字过目不忘,身边已经无书可读了。所以他才会远游,搜集自己所能找的的一切书籍,如痴如醉的去诵读。不曾想,最后竟然被他读出了一位不同凡响的仙家修士。真是人间之事,事事难料。

    想到此处,左一春由衷的笑了起来。

    他以独门手段暂时停滞了此处的时光,走入私塾当中,将手中的那本古书放在了那名孩童的书桌上,在取出作为书签的金纹后直接离去。古书当中,有着他这些年来所领悟的万千玄妙。而那孩童,也成为了他的不记名弟子。或许孩童也没想到,自己究竟获得了怎样的福缘。无心插柳柳成荫,左一春最喜欢这句前人所留下的诗句,便这么做了。

    身为一位志向无拘无束的读书人,他差的还远。不过当下,他确实如此。

    走出小村子,左一春重新步入“牢笼”当中,轻声说道:“心愿已了,青山道人,接下来就该是咱们两人算账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