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的证券投资咨询公司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64章你不要暖儿了吗

作者:梨子字数:3776更新时间:2020-05-07 14:49:40
    娘亲,你不要暖儿了吗?”

    然而,暖儿却并不能理解玉墨兰说的话,在她的心里,玉墨兰现在这么说,就是让扔下她,然后自己一个人离开,和丢下她没什么区别。

    玉墨兰顿了下,试图解释。

    “姐姐,让我来吧!”

    朵朵拉着暖儿的手,将她带到一边,也不知道说了什么,等到再回来的时候,就见到了暖儿十分困难得点点头,“那娘亲,我们要说好,等到你找到父王,一定要来找暖儿。”

    玉墨兰知道朵朵对暖儿一向很好,却没想到的是,在这种方面,她做的十分不错,竟然能说服对玉墨兰这么依赖的暖儿。

    孩子这么要求,玉墨兰自然是答应的,当下点点头,“好,娘亲答应暖儿,一定带父王回来找暖儿。”

    “拉钩!”

    暖儿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指,对着玉墨兰说道:“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玉墨兰认真的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没有觉得这样做看起来十分优质,她只是知道,自己答应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就要说到做到。

    “那,娘亲,暖儿能在抱抱你吗?”

    暖儿的样子几乎快哭出来,玉墨兰也心中不忍,当下伸出手抱住暖儿。

    “暖儿乖,娘亲一定会回来的,只要娘亲找到父王,一定回来找暖儿。”

    至于是不是带着南宫景到他们住的地方,那就不一定了。

    玉墨兰心里已经打算好,只要找到南宫景,就送他回到京都,而她,也会通知陈灵将暖儿送到京都,到时候,他们再离开。

    当天下午,玉墨兰就带着越三,骑上了快马,飞快的朝着边疆的方向飞奔而去。

    夜晚,玉墨兰和越七到了一处旷野,明天再赶一天路,就一定能到,玉墨兰的心头充满了担心,前路未明,一切的事情都不过是打算好的。

    然而,计划永远是比不上变化的,这点,她一直都知道。

    幸好的是,一直到玉墨兰抵达营帐的前一天晚上,他们都没有遇到什么危险。

    但是,玉墨兰却没有放松警惕。

    “我们就在这里休息下吧,明天直接绕道去贺兰山!”

    玉墨兰看了眼地图,越七在四周找了柴火,两人看到了一个破庙,就正好躲雨跑了进去。

    “姑娘,我们不去营帐吗?”

    越七顿了下,有些不解的问道。

    玉墨兰摇摇头。“南宫景失踪在战场上,说明,有一定程度是在贺兰山附近,战场附近唯一有人家的地方,就是贺兰山。”

    “可是,贺兰山绵延数千里,我们要如何在这茫茫大山中找到王爷。”

    越七还是觉得有些不现实,“王妃,不如我们直接营帐去一趟,然后让孟郊他们帮忙吧。”

    玉墨兰摇头,“你以为他们在吗?”

    “南宫景失踪了,而作为他的亲卫,孟郊等人必然是先行一步的,现在都没有消息,说明他们也在寻找南宫景。”

    玉墨兰猜测的没错,南宫景在战斗结束后,就消失了踪影,可以确定是受伤了。

    孟郊作为亲卫下属,自然是当仁不让的去前往寻找南宫景,只是,谁也没想到,南宫景最后的痕迹竟然是在一条大河附近找到的,这是一条贯彻了贺兰山脉的支流,若是真的要寻找起来的话,势必十分艰难。

    孟郊却也选择了一点一点的沿途去打听。

    一路上,孟郊都没有听说有发现尸体的消息,心中这才放心了几分。

    破庙中。

    柴火堆渐渐的没了温度,玉墨兰和越七两人分开守夜,现在正是玉墨兰盯着,她有些烦闷,也怕吵醒了越七,干脆一个人去了外面坐着。

    越七则是在庙里待着。

    今晚的月色很美。

    玉墨兰盯着天空中的月亮想,她自从来到这个时代,还从来没见到过如此美丽的景象,却有带着几分的荒凉,让她心中有几分的无心赏月。

    也不知道南宫景现在如何。

    玉墨兰静静的想,她自己都觉得自己的做法奇怪,明明准备离开,却忽然选择了留下来,明明是可以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计划继续,但是,因为南宫景出事,却最后让她选择了计划暂停。

    玉墨兰心里知道,南宫景不过是为了沈如兰所以才找的王妃,做出来得一切,也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罢了,可是,她的这颗心,却是实打实的掉了进去。

    她自己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也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面对南宫景。

    沈如兰出事了,他回来,会找她的麻烦吗?

    其实这一切,玉墨兰之前都想过,但是,她也想到过,她不可能任由人欺负自己,哪怕是一点点都不可以。

    这样,方才让她觉得,自己还是那个敢爱敢恨,追求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信条的玉墨兰,而不是一个为了孩子,为了家庭,为了丈夫,为了所谓的爱情,迷失了自己的这个异乡人。

    瑶姬。

    瑶姬的出现,和那个陌生人的出现,是她的希望。

    她看向庙中,在这个时代,这个世界,她有了牵挂,有了越三越七这样的人为了她出生入死,有陈灵这样的知己和姐妹为了她甘愿冒险,也有一大帮人,指着她生存下去。

    玉墨兰所有准备离开的想法,最终都只能全部放弃。

    她不得不放弃。

    因为只有如此,她才能离开,她才能得选择到的更遥远的额地方。

    所以,这一切大约都是如此吧。

    为了爱的人,为了在乎的人,也许可以放手,但是若是身上多了几分责任,多了几分承担,那么,她便是再也无法选择下去了。

    她不能走,也无法走,就只能暂时在这种尴尬的境地下,走一步看一步。

    慢慢走,慢慢看了。

    这就是她能选择做的事情。

    玉墨兰顿了下,看向四周,才发现情况有些不对。

    她听到了刀剑相击的声音,一下子警觉了起来。

    “越七,醒醒!”

    玉墨兰轻轻的喊醒了越七。

    “姑娘,我看他们应该不是冲着我们来的。”

    越七和玉墨兰找了一个地方悄悄得躲着,越七已经彻底的明白了过来,仔细的听了动静之后,才辩别了出来的。

    “去把破庙查看下,看看有没有人。”

    “若是有人,格杀勿论。”

    就在她们几乎要放心下来的时候,忽然听到外面有人这么说。

    两人当下再次提心吊胆了起来,这些人一看就是心狠手辣,杀人越货的老手,要是被他们发现他们两个,怕是两人都会有危险。

    越七就要出去,玉墨兰微微摇摇头。

    两人屏住呼吸,待在原地,一直听到一些外面的动静,

    “宗主,搜了,没人。”

    那些人搜的并不是很仔细,那宗主想必是也认为荒郊野岭没人的可能性大,所以压根都没怎么仔细盘问,直接带着人撤退了。

    等到那些人走了之后,玉墨兰和越七再等了半个时辰,确定没人来,这才从躲着的地方出来。

    “姑娘,这边有个人。”

    “还有点呼吸!”

    什么?

    玉墨兰愣了下,去查看了那人的伤势,发现对方的确还没死。

    只是伤口流血过多,很可能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姑娘,咱们止血散倒是有,但是这个人的伤口却也挺大的,怕是活不了了。”

    越七是暗卫,这种刀伤药一直都是随身携带,只是伤口太大,所以可能止血散也是不管用的。

    “救我!”

    就在两人说话的时候那人忽然醒来了,挣扎着说了一句救我,就又晕了过去。

    “越七,将人扶起来!”

    这不过是个十七八的少年,玉墨兰本来没打算尝试的,但是他的那双眼睛,忽然让她想起了沈三。

    这个到现在都没有任何线索的少年。

    “你把止血散撒上去。”一边拿出随身带着的绣包,取出针线,玉墨兰一边让越七点起来火,用火苗消毒之后,玉墨兰开始穿针引线,以少年得伤口作为被撕毁了的绣布,开始进行伤口缝合。

    越七看的目瞪口呆,完全不知道绣工好还能这么做,而且,玉墨兰的绣法十分有章程,在既缝合了伤口,又不多折磨少年的情况下,她将少年的伤口直接绣成了一条黑龙。

    栩栩如生,却让人望之生寒。

    “姑娘的绣工真的是绝了!”越七忍不住在旁边赞叹,下一秒,她惊奇的发现了少年的血止住了!

    “姑娘,血止住了,他指不定有救了。”

    “也可能指不定还是没救。”

    玉墨兰不得不泼越七的冷水,“我只能缝好他表面的皮肤,但是若是那些人伤到了他的内脏,那么我也是没办法的。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

    “那也是他的命,姑娘,您别难过。”

    越七顿了下,微微有些担心的说道。

    玉墨兰摆摆手,站起来,让越七将少年带到庙里去,自己则是坐在一边,静静的想着事情。

    天色眼看破晓,少年却依然没醒来。

    “姑娘,他怕是撑不下去了。”

    越七有些遗憾的说道:“没想到,还是没能救下来他!”

    “没有,他醒来了。”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