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的证券投资咨询公司

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三百五十章 对不起的人

作者:疯丢子字数:3860更新时间:2020-05-07 14:52:31
    喝完了下午茶,小的们总算把方凛提溜回去了。

    王燕妮则继续住她亲戚家,方凛还意犹未尽,见到旅馆的条件后意见更大了。

    “怎么回事,这怎么跟我们四十年前的招待所没什么两样?!”

    “爱住不住。”唐冶凶他。

    “你们没结婚呢!怎么可以住一起啊!”他立刻换了个意见。

    叶青青对此倒无所谓,连连点头:“说得对说得对,我再去开一间。”

    “你算了吧,这时候装什么老古董,”唐冶冷哼,“我俩出门我单独给你包一间你嫌浪费钱,现在你不心疼了?青青是我女朋友,我就算包个大床房,别人能说什么?”

    “青青!你不能让他为所欲为!”方凛紧张道。

    叶青青哭笑不得:“本来我没觉得怎么的,您一说我总觉得哪儿不对劲。”

    “他就喜欢大惊小怪,说不过了就故弄玄虚,别理他。”唐冶拉着叶青青进屋,回头催方凛进屋,“你休息会儿吧,一会儿晚饭喊你。”

    “诶!”方凛仿佛自家闺女被地主糟践额老长工,无奈的进了自己房间。

    叶青青跟着唐冶进了屋,还真就开始觉得哪哪都不对了,赶紧说话疏散氛围:“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了?你知道蒋志洲提了什么条件吗?”

    “我怎么知道。”唐冶漠然道,他脱下外套,在房间里走动起来,又是洗脸又是喝水,自在的跟家里一样。

    叶青青端端正正坐在自己的床尾,眼神紧紧追随着唐冶,感觉自己活像应召而来的那啥,正等着老板的脱衣令。

    唐冶换了身常服又去拉门:“你等会儿,我去问问我爸。”

    “啊?我也去!”叶青青站起来。

    唐冶冷笑一声:“你是我们家谁?”

    叶青青立刻坐下:“你会告诉我的吧?”

    “这我不保证。”唐冶耿直的如此表示,走了出去。

    叶青青在屋里闲着无聊,拿出手机玩了一会儿,突然看到一条来自大坤的消息。

    那个拍集团宣传片的导演。

    大坤:【看到没看到没?!】

    叶青青:【啊?】

    大坤:【看来你还没看到……我发给唐冶了。】

    叶青青:【……片子?】

    【对啊!】

    【哦哦我问唐冶要来看。】

    【没关系!明天就上你们集团各大屏幕啦!哈哈哈!】

    啥?这么猝不及防?叶青青又是激动又是紧张,她现在跟社里的关系这么尴尬,眼见着这个周末过完,周一是走是留就要见分晓了,虽然大概率她是要走了,但是走就算了,还留个宣传片……

    别说留下社里的人膈应,她自己想想也怪膈应的。

    既算不上好聚好散,音容笑貌留在那,不白白让人路过吐槽么?

    她看着手机干笑一声,还是给人道了谢。

    过了没一会儿,唐冶回来了,开门的时候没什么表情,叶青青精神一振,上来就问:“怎么样?”

    唐冶:“没什么。”

    “什么没什么?”

    “没什么了不起的,”唐冶看了看她,“反正我爸觉得挺值,事情就算解决了。”

    叶青青没作声,眯眼看着他,忽然道:“你在生气?”

    “没。”

    “你就在生气!”她笃定,“蒋志洲到底什么条件?”

    “他提什么条件我都会生气,跟你没关系。”

    “怎么又跟我没关系啊,这事儿应该跟我最有关系呀!”

    “青青,”唐冶忽然唤她,神色严肃,“等我们有结论了再告诉你好吗?”

    一般这时候以叶青青的要脸程度,她该立马善解人意的妥协了,可偏今天她就是应不下来,左思右想,斟酌出一句话:“我,能对决策过程产生点影响吗?”

    唐冶:“不能。”

    叶青青撅嘴,她心里忽然有了点不好的预感,可看唐冶跟吃了秤砣似的死活撬不开嘴,忍不住放下狠话:“你还不知道我真的生气是什么样吧?”

    唐冶挑挑眉,看着她,扬了扬嘴角:“我觉得我不想知道。”

    叶青青笑:“其实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一般会和让我真的生气的人直接绝交,所以让我生气的人应该也没见过。”

    唐冶缓缓点头:“我懂了。”

    他没再说话,叶青青觉得有些气馁,还有些后悔,觉得自己的威胁太软了,应该再硬一点,可就像她自己说的,她也不知道自己真的生气是什么样,因为她真的不大擅长发火。

    两人诡异的沉默一直持续到去吃饭,在门外等方凛出来的时候,他们非常默契的一改方才冷战一样的静谧,俱都露出平时的样子来。

    方凛的表现也一如往常,他温温和和的走出来,关上门,朝叶青青微笑:“走吧,我请客。”然后转头对唐冶就没那么客气:“带路。”

    唐冶冷哼一声,站在前头带头走了,后头方凛看了看一旁的叶青青,一笑,微微抬起胳膊,叶青青也回以微笑从善如流的挽住了他的手臂,半扶半搀的走在一旁,唐冶偶然回头看了一眼,脸立马黑了。

    方凛:“看什么看,带路。”

    唐冶:“……”

    方凛带着叶青青从旅馆开始,一路沿着街开始给她指点江山,一副挥斥方遒的样子。

    “小叶啊你看,这都是缘分,你就偏偏到了我书里写的地方。我书里差不多就是照搬这个镇,基本没怎么改动,我跟你说啊,你看这家,我有时候起得早了就来吃他们家的豆腐花。平时都吃镇头的,那家葱饼还行,现在不行了,今早刚尝了,哎,不是原来那家人。”

    叶青青很赞同,但只能应和:“是是是,隔那么些年,肯定不是原来那个味道。”

    “不过豆腐花还不错,就是酱不大一样,以前可从来不放辣。”

    “还得怪时代,这年头川菜横行,不带点辣都没人吃,改良路线嘛。”

    “哎这儿原先还是裁缝店呢,现在没了,老裁缝人挺好的。”

    “他,那一辈的手艺到哪都吃得开啦,没问题的。”

    “我也觉得,以前记得老裁缝的儿子也挺厉害的,心思很活,也是很想出去见见世面的,老问我外头流行什么款式,可我那时候,不是各种蓝就是各种绿,哪有什么好款式?”

    “但您年轻时穿着一定很好看吧!”

    “这个,哈哈!”方凛委婉的笑了笑,他眼神逡巡着,忽然朝着一个方向顿了顿,慌张的硬转过脸,指着一旁的周记杂货。

    “哦这儿,你知道供销社吗?以前买什么都凭票,这儿算的上是现在的沃尔玛了,我心里它什么都有,就是我买不起……”

    “嗯,”叶青青心不在焉的听着,眼睛却望向方凛方才强行避开的地方。

    叶阿棠的家。

    见她看着那黑黢黢的门,方凛叹了口气:“阿棠以前住这里。”

    “……哦。”叶青青不知道说什么。

    方凛似乎也不知道说什么,他站住,怔怔的看着叶家的门,看了许久,忽然道:“我说过我为什么不写阿棠的吧?”

    叶青青:“恩,您说过。”

    “其实我……”方凛深吸一口气,“我觉得,我对不起她的,不仅仅是因为我们付出太不对等。”

    “?”

    “而是因为有时候我想起她,我会觉得很迷茫,下不了笔。”

    “……”叶青青眉头一跳,前面唐冶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神色诡异,居然在竖着耳朵偷听。

    “她太难写了,总感觉像是不一样的人。”方凛全身心回忆,丝毫没注意一旁叶青青诡异的脸色,“说实话,我觉得我开始认识她,确切说,意识到她是一个不一样的,不同于路人的人,是我认识她很久以后。”

    方凛说着,指了指门,微笑:“有天早上,我来找她,托她给你王阿姨带东西,她那时候站在家门口,样子特别的……”他斟酌着字句,“特别的有精神。”

    有精神?

    叶青青觉得这个评价也特别的有精神,反正她是精神一震,随后哭笑不得。

    大概是那时候对于唐且行和王燕妮把阿棠当工具人这点的吐槽已经溢出脑海,唐且行并不傻,感受的透透儿的吧。

    “哦不对,不是精神。”方凛忽然道,“我觉得叫神采更合适。”

    嘿!

    叶青青有种当面被夸的喜悦感和淡淡的羞耻感,可随后又越发惆怅。

    结果确实是她让唐且行记住了叶阿棠,若不是真正的阿棠之后飞蛾扑火一样的努力,恐怕在唐且行心里,叶阿棠一直就是那个“特别有神采”的样子吧。

    这就太残忍了,她宁愿不知道。

    “她……哎……”方凛还待说什么,临到嘴边,化为一声叹息,摇摇头,拍了拍臂弯间叶青青的手,带着她继续往前走。

    路还是那条路,人还是那几个人,只是路过叶阿棠的时候,什么都不一样了。

    最后一直到了餐馆里,饭菜都摆好了,方凛捏着筷子看着菜出神,叶青青和唐冶便只能等着他开饭。

    没等多久,方凛才回神,叹息道:“我对不起她一个就够了。”

    说完,他端起碗开始吃饭。

    唐冶二话不说去夹自己爱吃的菜,叶青青却反而举着筷子落下去。

    对不起阿棠一个就够了?

    所以呢?

    是在强调他除了阿棠的事情其他都问心无愧,还是……他不能再对不起更多的人了?

    叔叔!大兄弟!话说完啊!这算啥呀?!

    
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